河南11选5开奖结果|河南11选5开奖查询

傳媒人物

打造新型主流媒體 增強創新策劃能力

信息來源:廈門晚報 發布時間:2015-11-16 14:48:12

  ■我市舉行慶祝新中國第16個記者節表彰大會暨“好記者讀好書”品書鑒賞會

  ■本報推出特別報道,關注媒體融合新形勢下沖鋒在前的本報記者編輯們

  

■本報多篇新聞作品獲得表彰。

 

 ■在廈門新聞界慶祝新中國第16個記者節拔河比賽中,廈門日報社代表隊勇奪第一。

  

■在自己的節日,新聞工作者依舊忙碌。

  【編者按】

  今年是第16個記者節,市委常委、宣傳部長葉重耕對全市新聞工作者提出三點希望,打好正面宣傳主動仗,提升輿論引導水平;打造新型主流媒體,構建輿論引導新格局;增強創意策劃能力,樹立精品意識。

  第16個記者節,如期而至。以什么樣的面貌和行動,來應對媒體融合的新形勢?傳播形式變了,不變的是鮮活的新聞作品和媒體的社會責任。我們的隊伍里有漫畫家、學者,有玩轉各類App的“潮人”,還有成長于互聯網時代的90后“小鮮肉”。在打造新型媒體的轉型道路上,我們依然沖鋒在前。

  廈門晚報新聞作品

  第四次獲中國新聞獎

  廈門網-廈門晚報訊(記者 王紹亮)今天上午,廈門市新聞界慶祝新中國第16個記者節表彰大會暨“好記者讀好書”品書鑒賞會在文化藝術中心美術館舉行。本報多篇作品榮獲國家、省、市新聞獎。

  “廈門市委、市政府感謝你們,廈門人民感謝你們!”市委常委、宣傳部長葉重耕說,一年來,廣大新聞工作者勇于擔當、善于創新,成就了我市傳媒生態的一片廣闊天地。中央、省級駐廈媒體聚焦我市發展,深入采寫了大量反映城市發展、轉型升級、社區治理、環境整治等方面成效的報道,在全國全省引起了較大反響;市屬媒體突出主題,加強策劃,在引領經濟新常態、推動城市與社會治理創新、全市小流域綜合治理、鼓浪嶼綜合整治提升、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等重大題材報道上做出了特色,做出了反響。   

  本報高級編輯劉翔(筆名小牛)的新聞漫畫作品《“讀”以稀為貴》,榮獲2014年度中國新聞獎二等獎,這是本報新聞作品第四次獲得中國新聞獎。

  消息《45路公交車熄火走不了,泰國市長下車幫推》、通訊《在建高樓塔吊明明砸落 卻美其名曰“應急演練”》、系列報道《曾厝垵文創村,容不下一個公共垃圾桶》、系列報道《練車僅僅五天,被教練揍四天》、版面“4月19日A4-A5今日關注”等五件作品榮獲2014年度廈門新聞獎一等獎。

  本版攝影 劉東華(除署名外)

  【“牛人”劉翔】

  獲三次中國新聞獎 福建省內僅他一人

  衣服非黑即白,頭發非長即短,50歲的年紀有30歲的身材。在廈門晚報的編輯記者中,劉翔“獨樹一幟”。他筆名小牛,實在相當“牛”。他共三次獲得國家新聞作品最高獎——中國新聞獎,福建省僅此一人。這次,他的新聞漫畫作品《“讀”以稀為貴!》獲得了2014年度中國新聞獎二等獎。

  1994年,廈門晚報創刊之際,劉翔從大學法律老師崗位加盟晚報團隊。20多年來,他一直堅持在廈門晚報開辟專欄,每年刊登的作品就有200多幅。劉翔說,他跟廈門晚報共成長,非常感謝報社給予的平臺,讓他可以將工作與興趣完美結合,將工作當成事業來做,劉翔覺得自己相當幸運。

  跟科班出身的漫畫家相比,無師自通的劉翔走的是“野路子”,畫一個人,可以從腳趾開始畫,也可以從鼻子眼睛開始畫,總之想到什么畫什么,完全隨心所欲。

  在獲獎作品《“讀”以稀為貴!》這幅漫畫中,一本厚厚的書上,一個人捧著一本書在看,周圍的人則紛紛拿出手機在拍他。劉翔表示,他對深閱讀被電子產品取代,而變成一種淺閱讀相當擔憂。“玩手機成為常態,而讀書反而成為異類。”他說,這是需要引起大家思考的。

  領導開會,領導的左邊坐滿了人,右邊卻一個人也沒有。原來領導的右眼因眼疾包著紗布,看不到。這幅《得讓領導看見我來了!》是劉翔幾年前的中國新聞獎獲獎作品。劉翔說,畫漫畫最難的是捕捉幽默感的內涵,幽默是看著不笑,但是越回味越想笑。

  在同事眼中,劉翔有點“高冷”。一副黑框眼鏡,衣服要么全黑要么全白。劉翔多年前留著一頭大波浪垂肩長發,后來果斷剪了寸頭,干凈利索。劉翔說,對于生活他追求簡單平和,把每天的生活過得充實美好,不一定娛人但必須悅己。

  雖然每日工作到深夜兩點半,但是早晨6點半,劉翔都會雷打不動起來給兒子做營養早餐。雜糧粥、雞蛋、水果,再配上一小碟堅果,看著兒子吃完,他很滿足。做美食是他的一大愛好。“我做的紅燒雞塊,不愛吃雞肉的人都愛吃。”劉翔今年50歲,但是身材相當“MAN”,看起來像30多歲的人。他保持身材的秘訣是:每天洗澡前,做150個俯臥撐。在他看來,對生活的熱愛讓他有能力去熱愛工作,在本職工作中做得更好。

  文/記者 吳笛 見習記者 楊婷 圖/郭航

  【“文人” 蕭春雷】

  兼記者作家學者三重身份 具有比較強烈的問題意識

  蕭春雷是廈門晚報的知名編輯,也是知名作家和學者。作為讀書版的編輯,他為讀者送上了許多豐富的精神食糧,自己更是博覽群書,單單家中的藏書就有8000冊左右。他說:“讀書對我來說,就像空氣一樣。我的生活都跟書籍有關,無非讀書、寫書。”

  蕭春雷是中文專業畢業。他說,以前巴不得讀遍天下書,什么書都想好好讀。“讀書是一種冒險,萬一讀到不對的書,跟沒有讀書差不多。所以一定要精心選擇好書。特別是青少年時期,閱讀已經有定評的經典名著特別重要,像托爾斯泰、卡夫卡、魯迅、《紅樓夢》。”

  從讀書到寫書,對于蕭春雷來說是自然之事。他至今已出版了14本著作,有詩集畫冊、散文隨筆、藝術評論、文史論著等。

  “我寫作的路子跟別人不大一樣,側重從人文地理的角度關注一個地方,然后尋找問題,解決問題,沒有問題你就沒必要寫這篇文章。”兼具記者、作家和學者三重身份,讓他具有比較強烈的問題意識。

  有段時間,他考察漳泉地區的紅磚大厝,古代只有皇宮、官署和廟宇等高等級建筑才可以使用紅磚紅瓦,閩南從什么時候開始流行的?

  他帶著這個問題查閱文獻資料,最終探尋到了來源:明末月港(今龍海海澄鎮)海商到菲律賓做生意,從占領馬尼拉的西班牙人那里學來了紅磚紅瓦建筑,“既牢靠又喜慶,富麗堂皇,反正天高皇帝遠,沒想到從者如云,幾百年后演變成閩南主流民居樣式”。

  “我不敢說徹底解決了這問題。但我認為,我提出了一個迄今為止最好的假說。”事實上,這一結論已經成為閩南紅磚大厝起源的主流觀點。

  記者 龔小莞

  【“丹導”蔣怡丹】

  紙媒融合新媒體 好似國道換高速

  蔣怡丹是本報資深記者、編輯,最近,她被同事膜拜地稱為“丹導”。

  今年9月20日,廈門晚報在集美舉行全省規模最大的雙胞胎嘉年華活動,她見著同事們在現場發的圖眼饞,忍不住說:“如果能有一個大片就更好看。”在同事的“慫恿”下,她來了創作興致,一個上午窩在書房狂刷朋友圈,然后發揮數十年如一日的“嬌柔嗲”,跟同事要素材:“求求你發個視頻給我,求求你發圖片……”

  圖都齊全了,她開始排版,都顧不上吃午飯,一門心思琢磨著:哪幾張圖放一塊?大場景、人物特寫怎么穿插?配什么文字和音樂……一直做到了當天下午三點多,短片正式出爐,被她貼上了朋友圈,隨后被同事和朋友“瘋轉”。

  “我根本不知道被大家瘋狂轉。到了晚上,有人說,我一看嚇了一跳。”丹丹說自己是晚報的“老人家”,總感覺要替晚報做些什么。她想要不一樣的,創新的禮物送給晚報。

  這幾年她用了太多做圖片和視頻的軟件, 美圖秀秀、玩足記、拼立得、美頁、POCO相機、彩視……什么新鮮玩什么。只要發現新出現什么創作小工具,她就自己嘗試。

  “新媒體要創意,我們也要有創意。新媒體在形式上的優勢,高于內容的優勢。所以報紙的傳統和創新同步走,需要的就是創意。”丹丹說,自己從來不對紙媒的未來慌張,干貨還是靠傳統媒體,只要不急著求形式,不忘記內容,“就像軟件不斷推出新的,我們也在融合中,用新的傳播形式,把強項推出去。”她有個形象的比喻:國道換高速,“以前傳送新聞用報紙,現在或許有更豐富的工具。新媒體都是在傳統媒體中發展起來的,本質一樣,在融合過程中進步。”

  記者 林曉云

  【“話癆”謝雨真】

  寫新聞和朋友圈 不繞開責任二字

  謝雨真入行5年,代號“XYZ”(姓名拼音首字母),年方27歲,采訪角度獨特,文風別具一格。身為紙媒記者,但他在新媒體方面也“玩”出了自己的風采,微博、微信、個人公眾號都經營得有聲有色。

  謝雨真的朋友圈常常分享采訪中的趣事。比如采訪環衛道路清洗工時,對方說清洗工作中要經常用到“汽污粉”,他沒聽懂,回家上網也沒查到,后來猜測對方是閩南人,把“去”念成“汽”,于是試著查了“去污粉”,果然有此物。他在朋友圈中調侃自己學閩南語是“活到老,學到老。”

  謝雨真除了趣事,他更喜歡分享自己的采訪心得。跑線的他,時常直擊城管執法現場。前不久,他在城管一次凌晨執法中看到,一名攤販被暫扣占道經營物品時,沒有任何阻撓,只是安靜地在一旁看著。過了一會,他跑過來對執法隊員說,他母親患有淋巴癌,已到晚期,家里經濟條件不好,需要這個生意支撐。一名負責人對攤販說:“你過幾天來中隊處理,但是不要在路邊隨便擺了。”攤販為了一個家,城管為了一座城,讓他有種說不出的滋味。“人,是無法不講感情的,對于法和情,永遠都找不到一個平衡點。我只能祈禱,社會持續進步,讓所有人都有家可歸,有工作可以做,有后盾給予支持。”

  謝雨真在報社是出了名的“話癆”。他從高中開始就喜歡長篇大論,以前是QQ空間、博客 、長微博,現在轉為朋友圈,但朋友圈受字數限制,所以就萌生了開個人公眾號的想法。半個月前,謝雨真注冊了個人公眾號。謝雨真說,寫東西都是有感而發,但最終的目的都離不開媒體人的社會責任感。

  文/記者 林珊 圖/郭航

  【“號主”江雨豐】

  日更個人公眾號

  玩票玩出門道來

  江雨豐,這個剛入職3個多月的姑娘不經意地給人帶來很多驚喜。她戴著黑框眼鏡,總是喜歡穿著寬松的襯衫和長褲,眼鏡背后藏著一對雙眼皮大眼。每天完成新聞工作之余,她還堅持每天12點更新個人微信公眾號。

  她的公眾號叫“濃鹽酸和濃硝酸三比一混合”。怎么想到這名字?江雨豐說,開公眾號完全是玩票的心態,名字是偶然在微博上看到的,就拿來用了。日日更新的生活開始了。

  記者的生活本就忙碌而辛苦,但是江雨豐對文字有一種寫再多好像都不疲倦的熱情。小時候,她喜歡在書本里寫滿筆記,“不是因為學習多用功,而是很喜歡一個個漢字從筆端劃出的感覺”,如今,在網絡如此發達的時代,她喜歡手指在鍵盤上舞蹈的感覺,分享心情之余還可以即時互動。媽媽關注了她的公眾號,提了要求——誰誰誰家的兒子寫了一篇他的媽媽登上雜志了,你的公眾號也來一篇?就這樣,《王姐和老江》這篇文章誕生了,原本想走幽默搞笑風結果寫到她“眼珠子周圍都是水在翻騰”,媽媽一看居然“吃醋”:“不是說寫我嗎,怎么連你爸也一起寫了?”

  每天的文思從哪里來?江雨豐開玩笑說自己“腦洞很大”,周六晚上要接一整晚的熱線來電,她有感而發,寫下了《天,是我手機在響嗎?》,她說:“我們這么依戀手機,為什么會懼怕電話鈴聲?是因為我們懼怕交流,懼怕正面的沖擊。”又比如,某一日采訪接連跑了三個老舊小區,回到住處發現電梯“罷工”,累得不行的她獨自爬了19層樓,看到了映著晚霞的窗子心情又好起來,這也被她記錄下來。

  江雨豐的粉絲增加了,不少還是報社里的同事,有同事說:“多看幾篇此妹子的文章真的會著迷,即便畫風和話風完全不搭,但看完文章拉到底部總會心甘情愿點個贊。”讀研的同學還幫她用數據分析了公眾號,玩票的過程中也悟出些傳播學的門道——大家對什么東西更感興趣,誰轉了她的公眾號給她引來了粉絲,在午夜12點推送看的人多又不影響工作。而這些,不正是一個媒體人應該去探究的嗎?

  記者 彭菲


河南11选5开奖结果